乔恩颂

胃痛文学缔造者!
我们的目标是和!谐的子!供!向
爱dc夜翼和小虫,我会黑但我是真爱

【团兵】嘴 第十一章(现pa超级甜,历史老师x中学生)


喜欢给个评哦~

 

*本章利威尔视角


 第十一章


“那一起去超市怎么样?”

 

他这么对我提议。

 

我一下便幻想起我们一起提着大包小包走回家的奇怪场景。

 

这里只有两间大超市,今天还是休息日,被人看见我们在一起买东西的几率还是很高的。更不要说我常常在放学后去抢购打折商品了,不夸张的说,连在两间超市工作的临时工都认识我。

 

帽子口罩双肩包……我应该有带过来吧?

 

“可以的,等我把碗洗完……就一起去吧。”

 

一股脑将沾了油污的碗筷叠在了洗碗池里,将水龙头打到最开,任水哗啦啦地流。

 

“没事,今天放假,我们还有很多时间。”

 

“嗯,我们还有很多时间。”

 

陶瓷制的碗和竹头做的筷子撞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响声,我往洗碗池里倒了些洗洁精,垫着抹布,快速翻弄起它们来。

 

他优哉游哉地坐在沙发上,应该是在看手机,也没有一点催我的意思,静悄悄不说话。

 

因为他的手好了,所以我又一次坐上了他的车,但这一回我全副武装坐在了他的背后。

 

出门前他这么对我说:“没必要这么大张旗鼓吧?”

 

表情充满着一种“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要去抢劫呢”的感觉。

 

很好,要的就是这种感觉。

 

一坐到后排,我就往耳朵里塞上了耳机,手指在大腿上敲打着音乐的节奏。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最近几个星期我一直被奇怪的错觉所困扰着,但对听觉却没什么影响,这也是我为什么能在和肯尼打电话的时候一点也不被发现奇怪的原因。偶尔听点听不懂歌词的音乐可以让我做事更加专心一些。

 

优美的旋律所描述的那个世界,与我所在的世界,只有一层透明薄膜的距离。

 

“听点广播吧。”

 

可能是觉得自上车后我一点都不和他交流,空气中都弥漫起尴尬的氛围了,艾尔文打开了车载广播,默认的电台刚好在做广播购物,声音还大到能穿过耳机直达我的脑骨。

 

他自己都被吓了一跳,非常快速地又把声音调到了近乎听不到。

 

“好久没用了,哈哈。”

 

从后排,我可以清晰地看到淡淡的红晕爬上了他白皙的耳朵。

 

感觉有一种莫名的可爱。

 

真是疯了吧,我居然会觉得这么一个五大三粗,连自己生活都不怎么料理的男人可爱,我真是快被感情冲昏头脑了。

 

“反正也不远了,我开手机外放吧。”

 

我拉开了耳机,调高了乐音的音量。

 

手机缓存的歌曲刚好放到一首外国的民谣,悠扬而舒缓的女声唱着我听不懂的歌词,虽然动过去搜索一些歌词意思的念头,但害怕之后听着就联想到,于是我便把这个想法不了了之了,现在也只把它当纯音乐来欣赏。

 

“你也喜欢北欧神话?”

 

“比起北欧的,我更喜欢希腊神话一点。”

 

肯尼刚开始独自一人养我的时候,也像很多笨蛋家长一样买了很多没什么用的异国文化教辅书给我看,但我看不懂,他又懒得念,总是在念完第一小节后就随意翻到最后,然后用三句话把剧情梗概告诉我,随后书就被他丢一边了。

 

我记得北欧的神话是他说的唯一有明确结局的一个了。

 

【——然后他们全死了。】

 

那个时候,不,是直到现在为止,我都更偏好大团圆的结局。既然都付出了努力,那就该有个不错的结局,就算是死亡的结局,也不该这么决绝。

 

没有灵魂,没有重生,连曾经的坚持也一点都不存在了。

 

所以我当时就很丢脸地坐在地板上哭了起来,肯尼更是很难得很难得地哄了我。

 

【人总是会死的。】

 

他在那不久前还用这样意义不明的句子安慰过我。

 

“这首歌唱的是齐格鲁德与布伦希尔德的故事,所以我还以为你对《沃尔松格萨迦》的故事感兴趣。”

 

在“你居然听得懂?”和“我之前没有看过这个故事,你能和我讲讲吗?”两个问题之间纠结了一会儿,我问出了后一个问题。

 

“嗯……这是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而且版本挺多,出场人物也很多,要说给你听的话,连我也要好好梳理一下。”

 

“没关系……我们还有很多时间。”

 

1

因为有了来时的小插曲,所以在一边挑东西时,我们口头上也有了可以聊的话题。

 

而我在专注于他讲的故事时,也自然而然忽视了周边擦肩而过的熟人们,可以更专心于“和艾尔文在一起买东西”这件事。

 

推一辆手推车,熟练地挑拣些打折的产品,然后一起去结账。他提着大一点的包,我抱着小一点的包,我帮他把东西放在了后座,又一次坐到了他的身边。期间他一直说着,我也一直认真听着,我们从没有像现在一样那么符合我们师生的身份。

 

在学校里他没和我讲过课,我也没听过他的说教,所以即使明白他是“老师”,我也没有真正意识到过这一点,想来他在与我相处时,也渐渐模糊了我们之间身份上的差异。

 

“然后呢,他们在森林中鸟雀的见证下发下了一生的誓言。”

 

虽然齐格鲁德的父亲齐格蒙德的故事我不是很喜欢,但故事发展到齐格鲁德的时候,却暂时还是我喜欢的“勇者与公主”的那种故事,所以虽然感觉他们的爱情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听得十分入神。

 

虽然我知道北欧的神话没什么好结局。

 

他们最后都会死。

 

单纯懵懂的勇士齐格鲁德会死,美丽善良的女武神布伦希尔德也会死。

 

美好的故事总是持续不了多久,不管多么想让故事停留在那一刻,剧情的发展都将急转直下。

 

不管是亲兄妹的结合,还是在鸟雀的提醒下杀死邪恶的养父,又或者因为双方不知情的背叛而起的杀心,这些我勉强都能接受。

 

我只是不能接受这一切一切的开始,明明罪孽不是他们犯下的,却要他们来偿还。

 

在我为艾尔文做好最后一顿晚饭,端着藏盘子去洗的时候,故事便进行到了齐格鲁德死前对布伦希尔德神情告白的时刻。

 

说实在,我一点都不想再继续听下去了。

 

如果再听下去的话,我怕我会因此无端联想到什么。

 

所以我用洗碗的水声冲淡了结局的火光。

 

在别人家留宿一天已经算我的极限,把自己的东西收拾一下后,艾尔文以“饭后散步比较消食”为理由,慢慢走着送我回家。

 

先前的故事结束了,他又开始和我说起另一个来自北欧的神话。

 

这次是霍德尔和巴德尔的故事,说得是眼盲的霍德尔不小心用槲寄生杀死他哥哥巴德尔,然后又被他们另一个异母弟弟射杀的故事,我越听越觉得不对劲。

 

怪不得这个男人明明长得如此英俊,家里却连一点女伴的痕迹都没有。今天走在他身边听故事的要不是我,我想是个女人都会尴尬地找理由离开然后对他完全没有兴趣吧?

 

我这么想着,偷偷用余光看向他。他却完全沉醉在自己的话题中,慷慨激昂地和我说起这个故事更为古老的版本,把我的视线视作无物。

 

啊,金色的头发在路灯下闪闪发光,琉璃一样通透的眼睛里只剩对于兴趣的热爱……这人果然好帅啊。

 

我多想让时间停留在这一刻,但现实就如故事一样,剧情的发展总是在步入美好之时急转直下。

 

我之前无端联想的主角之一就站在我家门口,用一副审视犯人的神情鞭策起了和艾尔文。

 

“利威尔!总算回来了啊。大热天得把自己裹得那么严实不热吗?”

 

是肯尼,他一定又把钥匙落在了乌利那里。

 

我看得出来他一开始是有点想对我发火的,但看到我身边还站着一个人后,马上把语气一转,变得毫不在意起来。

 

可能是因为艾尔文在身边的原因,真正见到肯尼的场面并不像我想象得那般可怕。

 

虽然有那么一些陌生,但他确实是肯尼。

 

“不好意思,我把手机调成静音了。”

 

他直接无视了我,双手叉腰有些痞气地走到艾尔文面前,对他说:“你谁啊?看着有点眼熟,但你绝对不是这里人吧?”

 

艾尔文比肯尼矮一点,但面对气势汹汹得肯尼,他并未胆怯。不过对比一下暴力保镖和被水滑一跤就能扭伤手的脆弱历史老师,我还是决定偏心弱者。

 

于是我向前跨了一步,挡到他和肯尼中间。

 

“他是学校里新来的老师。你不认识很正常。”

 

“啧,让他自己来回答!我和这家伙还有大人的事情要谈,你这小朋友就先回去做饭,我肚子都快饿扁了。”

 

借住身高优势,他一把拉住我的胳膊,把我连拖带拽地丢到房门口。我转头看向艾尔文,却发现他像傻了一样好无动作,之前充满在他眼睛中的神采,现在也荡然无存。

 

我第一次见他露出这样的表情。

 

有点像前段趴在洗漱台前呕吐的我。

 

仿佛生活是深海中的漩涡。

 

能将全部的所有都吞噬其中。


TBC

被我自己bang掉的手书,画了这么点才发现滚苹果太太退圈了,她的所有曲子都不能用了。


本来想做一个逐梦演艺圈,文从精英变尼特,最后被利利拯救,在广告牌下重新相遇的故事的


不过做都做了点,这个小残废就发出来给大家随便看看吧

bgm:被神明所爱的天使鱼

利对应歌词天使之子

文对应恶魔之子


今天去拍格裙了,厂家送了一堆甜系的蝴蝶结,完全用不到就很难受

裙子来自:柴郡汪JK

名字还没取,说是直接上现货,料子挺好,折腾好久都没怎么皱(哇他们带裙子都是直接揉一起放塑料袋里的,特别6)

bgm:24-jem

*关于我喜欢迪克五年了,却完全想不起来他长啥样的事情,动态有参考

画的是我很久以前一篇文的设定,因为不能放链,就麻烦大家自己搜一下标题吧——【Batfamily】怪物家族

 

梦魔迪克,只要是人类,理论上男女老少都可以,但被困在不能出去的大宅不能出去,所以一直处于“吃不饱”的状态,只能用血清、牛奶与石楠花汁混合的东西代替,如果实在忍不住,还可以找找唯二可以出入大宅的好友幽灵罗伊代代餐。

 

为魔很好,深受弟弟们的欢迎,但有在一次他找罗伊代餐的时候被当年还小的杰森撞见了,所以兄弟之间稍微有些尴尬。但因为梦魔的基础属性是白天泡在水里休息,杰森身为塞壬鸟和迪克属性相和,所以一般两人相处还是很和谐的。

 

老爷是吸血鬼,迪克是他捡的第一个非人类,因为初见他感觉和平常小孩也没什么不同,还挺可爱,就养了。长大后还有一段时间的叛逆期,导致阿尔弗雷德天天担心其他小朋友的贞操问题。


不会吧不会吧,这么纯洁的图lof也屏?不会吧不会吧(=゚Д゚=)

一条中国风,一条外国风~

仅供交流,不要随便用

本猴猴很好9

 

9

【不过一只聒噪的知了儿,冷了就装死,热了就叫唤,天天听了你也不嫌烦啊?这天上地下真正懂你的能有几个?还不只有你面前的我?】

 

“唔……没留下过夜吗?”敲了敲从宿醉中渐渐恢复的脑袋,白空悠然转醒。

 

离他睡下也不过一个小时。

 

“我居然睡着了,这可真是……”他有些难以置信地呢喃了一句,“不过会睡着才是正常吧?”

 

虽然在船上的时候水手们打呼噜的声音都很大,但是对他来说一点影响都没有,因为他不睡觉也可以保持精神百倍。上了岸之后,这个情况就更加普遍了靠着集装箱,谁能睡得着呀?眼睛也就是配合着夜色闭一下罢了。

 

他把这段常人睡觉的时间用来学习。

 

肖成给他安排的这幢房子对他一个人来说有点太大了,东西倒是可以放很多,而且买东西方面肖成从不亏待他,所以他一下子买了一堆书,堆放在另一个房间里,没事就翻几本消遣消遣。

 

他看书的速度很快,快到他自己都有点不好意思问肖成要新书来看,他学习新知识的速度也很快,只要是看见的,就都能记到脑中,只要是学了的,就能融会贯通,天下所有老师都会希望有他这样一个学生。

 

前些天小张还教了他用手机怎么搜小说看,不过他嫌那小屏幕看着不爽利,还是喜欢直接看纸质书。

 

虽然很房地产公司的小老总成了莫逆之交,但他在上班的时候依旧是兢兢业业,一人挑十个人的活来干,与工友们的关系也和之前一样稳固。

 

除了王伟。

 

在那天白空与肖成一起回来后,这个年纪不大的工头一直致力于了解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白空是不介意说,但肖成和小张都说要保密,他便也不对此多说什么。

 

因为有了自己的家,他去王大伯家的次数也没有以前频繁了,弄得王大伯老和王伟说想见小空。王大伯知道自己儿子还算有出息,知道先忙事业,其他靠后再说,但哪个老人不希望抱孙子啊?王伟本就是他中年得子,孩他妈生了王伟后就害了打摆子,没过几年就去了,现在这儿媳妇还没着落的样子,虽说公园里也有一些交好的老朋友吧,但一到小学放学时间,他的那些个老朋友全齐刷刷去接孙子孙女了,看得王大伯心里好生羡慕,回家又只有他孤家寡人一个,一个人干巴巴给儿子做饭,也没个可以聊天的。

 

这时候个子小小,又很听话讲礼貌的白空就成了他的精神寄托。

 

众所周知,衣食无忧的人类在青春期时总有那么一段时光,现在看起来很憨憨的王伟自然也是有的,不仅有,他当年还是在耳朵、鼻子、嘴唇上到处开洞的葬爱青年。

 

对此不管是他还是王大伯,都是持着“往事不堪回首”的态度。

 

而白空现在看着与王伟当年一般大,整个人却是白白净净,虽然身上穿得褴褛,但也不会流里流气,没个正形。

 

深得王大伯这种赋闲在家的老年人喜欢。

 

他就恨不得白空能每天来他家和他聊聊,就算不喜欢吃荤的,也要多给他喂点菜,要不然瘦得和猴子一样,可真是不好看。

 

他和白空是在水果超市认识的。

 

众所周知,水果超市虽然只比超市多“水果”两个字,但代表这两个字的产品可比超市里要贵不少,有时候懒得去大超市,跑里面买个苹果都有人催办卡的,折扣也是个谜,所以盲买促销品就好了。

 

但白空是不一样的烟火。

 

虽然穿得破旧,水果他只挑看着最漂亮的买,结账时候不讨价还价,也不为了折扣而凑东西。

 

这种潇洒的行为一下引起正在挑十块钱四个红心火龙果的王大伯的注意。

 

结完账后,他一下子就拉住白空攀谈起来。

 

当然,他们刻意走远了几步。

 

一开始他猜白空是电视里那种到处“穷游”的闲着没事干的年轻人,于是便对他发表了一番诸如“小伙子,就算不差钱咱也不能这么买啊,我给你介绍个便宜的,七点半后超市先切水果都打折哩,可便宜了”之类的话,致力于让这娃不要乱花冤枉钱。

 

毕竟在他看来水果店里十块一斤的苹果和超市里五块的区别就是多个标签嘛。

 

“我当然知道他卖贵了,可是这么漂亮的果子,再放一天没有这么美好了,我迫不及待想要享用他们了。而且,我花钱不止是为了他们,还因为店里敞亮的环境让我看了喜欢,我不说价钱也是这个原因,店家就算是对我这样的人也好心赔笑,我可喜欢和人聊天了!所以在我能力的范围内,我会买下这些果子。”

 

说着,他抓起一个拳头大的小苹果就直接啃了起来,听他牙齿咬下果肉的声音,这果实确实爽脆,从边上溅出来的汁水来看,这果子也确实多汁。

 

王大伯当时就心想:这孩子思想觉悟还挺高。

 

后来他们也常在各种摊位上碰见,一来二去也就熟悉了起来,刚听过白空讲他那悲惨经历时,其实他是不怎么信的。

 

以他多年以来的经验,这大概是离家出走的叛逆少年不愿意承认自己的过往而胡编乱造出的经历吧?

 

但好心的王大伯并未拆穿,白空现在看着也是个积极向上的,既然已经打算在外闯荡,他也不会说教些什么。

 

他现在只当是白空这样的好孩子迷途知返有了回去的家,所以虽然还在工地上干活,但他们之间的走动自然而然少了。

 

所以他一直致力于让王伟把白空拉到家里来玩玩。

 

王伟最近的苦恼也正是在此。

 

一边他自己好奇,父亲又在撺掇他,一边是与白空的友谊,他知道问太多这种问题一定会让白空感觉不舒服,所以这可真是让他骑虎难下了。

 

特别是在白空大方地说了“房子是小老总给安排的”、“衣服是小老总给买的”、“今天小老总请我吃了油桃,还挺好吃的”之后,就更是让他感觉奇怪了。

 

小老总是工地上人对肖成的称呼,盖因他被家族集团发配到了这个犄角旮旯小城市,负责一看就知道没挣头的小项目,有那么些讽刺的意味在里面。

 

况且,光是肖成这个名字就足够让人发笑了。为什么呢?因为他们所在的这个海滨城市,名字就是“肖城”。

 

怎么说呢?被家里人挤兑到肖城的,一个名为肖成的年轻高干子弟,简直不要再让人看笑话了。

 

本以为他就是个在城市里混不下去,家族内斗也不行的窝囊废,在见到活人后,王伟对他的看法还是有改观的。

 

这个有些沉默寡言,但对工作异常认真上心的男人,怎么看,也不像是人们印象中那样的酒囊饭袋的样子。

 

而且肖家那些黑心生意,他似乎也没有涉足过。

 

所以他突然给白空送这送那的,王伟倒不会怀疑他们之间有什么暧昧啦,只是莫名有一种莫名被NTR的感觉。

 

就是学生时代大家都有的,明明你觉得自己和A的关系很好了,已经是亲密友人了,却在某一天发现A和B之间有你无法知道的小秘密一样,而A对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就是那种说不上来是吃了柠檬的酸,还是生吞苦瓜的苦的奇怪感觉。

 

明明介绍工作也好,送衣服也好,请客吃饭也好,都是他先在白空这里打卡的吗?为什么?为什么?

 

难道这就是钞能力的威力吗?酸了酸了!


【团兵】嘴 第十章(现pa,历史老师x中学生)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喜欢给个评哦~

 

*本章艾尔文视角(上章修改了一丢丢,有人看得出来吗?)

 

第十章

 

说起来,我本以为利威尔的父母和其他人的一样,是外出打工才常年不在家,和米克聊过之后才知道,原来他的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撒手人寰了,他和他舅舅住一起,而外出打工的是他舅舅。

 

阿克曼这个姓氏似乎拥有类似肯尼迪的魔咒,据说祖上也曾富足,在这片沿海小城有很大话语权,人口也不少,只是姓阿克曼的人总会因为种种莫名其妙的原因去世,安享晚年的极少。

 

利威尔、他舅舅还有被耶格尔医生收养的小女孩三笠,就是这个城里仅存的阿克曼了。

 

百折不挠、坚强又敏感是阿克曼们通常的品格。

 

稍微从姓氏上了解了一下后,我觉得自己离理解利威尔又更进了一步。

 

我的手也好得差不多了,我看利威尔的精神状态也是越来越好,我想我终于能真正行动起来,把利威尔带离他的怪圈了。

 

这是值得纪念的一天。

 

虽然我至今不知道利威尔到底是因为什么而每天都如此痛苦,但我相信,离他愿意向我倾诉原因的日子一定不远了。

 

为此,我特意选了一部他肯定会喜欢的动作片。

 

和他在饭后观看映画这种事本是我的临时起意。

 

利威尔是个非常利索听话的孩子,作业一般在学校里就能做完,连到我家帮忙做家务都是能兼顾炖煮与扫除这种折叠时间之奥义的神奇家务之星。

 

所以每当我们在整洁干净的房间里放下碗筷时,夕阳还未西下——撇去浸泡时间,他洗三遍盘子只需要十分钟。

 

他似乎把我对他的请求当做命任务执行,而他自己对自己的定位则是完成任务的机器,不带过多感情的那种。

 

这可不是我想要看见的样子,所以我当即拉他一起坐沙发上看映画。因为是新搬家,所以我也没带多少张影碟过来,撇除我录制的一些动画片,就只有几部酸涩的青春爱情片与我个人觉得不错的漫改作品。

 

保守起见,第一天我拉他一起看的是校园爱情片,我曾被它感动哭过几次,不过多刷下来,倒是能以平常心来面对了,而利威尔,则毫无一点被感动到的意思,甚至在电影播到最高潮处,打了个眼角含泪花的哈切。

 

我感觉非常挫败。

 

在观影结束后,我以学生一个人在外面夜游不好为由,送他回了家。

 

几遍我们谁都知道,我们俩走在一起,要是遇到危险了,他绝对能保护得了我。

 

第一次确实有一些尴尬,我们在回去的路上也没聊什么,可在一个多星期后的今天,吃饭、看电影再送他回家这一流程已经成为了我们的小习惯。

 

“利威尔,你……你今天还想来我家吗?我找到了一部很不错的电影,就是有些长,看完可能要到很晚了,我这里还有一些工作,不过明天就放假了,你……”

 

你明天再来一起看?我本想这么问,但被他先一步打断。

 

“我回家拿换的衣服!”

 

有些紧张地跺了下脚,双手背在背后,头低得我能看到他的发漩。

 

“你忙吧,我先回去准备一下。”

 

啊,呆呆看着敞开的门好一会儿,我才意识到今晚他是要留宿在我家了。

 

1

利威尔,就睡在我身边。

 

小小的一个,我翻个身就能把他整个环住,如果我随便用点力气,他就会被我压坏。

 

我不会质疑他身体上的灵巧与肌肉的爆发力,只是体型上的差距还是无可避免会导致力量上的差距。

 

不管是身体上,还是精神上,他都只是个脆弱而敏感的普通青春期男生而已。

 

他不会是……我搞不清楚他的意思,我不知道我……

 

我得承认在他说出那样的话后让我有些慌乱了。

 

今次的观影和以往不同,他穿上了从家里带过来的睡衣,还在我家洗了澡。

 

一点也不介意地用了我的洗发露和肥皂,我的洗发水带有一些柑橘味道,可能是在自己头顶上闻习惯了的原因,平时我自己都在意不到。

 

现在他洗完澡吹干头发,一身清爽地坐在了我的身边,熟悉的柑橘味道一下子充满了我的鼻腔,张开嘴巴,似乎都能品尝到那种酸甜可口的味道。

 

我好些年没换过洗发水了,未曾想到它的覆盖力如此之强,一下子就把利威尔身上的清爽给遮掩,只留下像在日晒下一下成熟的果实一般的,充满了馥郁的芬芳。

 

那是属于我的味道。

 

他身上充满了我的味道。

 

认识到了这一点的我,感觉十分羞愧,甚至不敢直视他的脸。

 

我曾说过我不觉得我这个年龄会和他有什么代沟,我撤回前言。

 

我早已过了理解他这个年纪的人在想什么的年纪了。

 

电影里男女主人公从相遇到爱得死去活来,只花了九分钟,但谁又不能说真正的爱恋不是发生在电光火石之中的呢?

 

喜欢的话,只要一个眼神就能体会出彼此的意思,不喜欢的话,就算在一起的时间再久也不会有“心动”这种感觉发生。

 

利威尔可能觉得这么快就爱上一个人有点荒谬,所以少有地和我抱怨了一下动作片中的爱情元素。

 

难得的,他说了些小孩子才会说出口的天真话语。

 

基于他洁癖的毛病,我本来是安排他睡在床上,我打地铺的,但他却抢着睡地上,最后不知怎么的,我就直接拉着他躺倒床上。

 

“这张床这么大,一起睡也没有关系吧?”

 

我以为他会发表一些嫌弃我的言论,像是“金发白痴老男人别妄想”之类的,但他只是象征性地挣扎了一下,就转过身去,像块木头一样躺在我的床上不动了。

 

可能是和我争论耗费了他许多经历,很快,我就听见了均匀的呼吸声从身边传来。

 

我不是没和人睡在一张床上过,也不是那种没沾荤腥的毛头小子,以前的私生活虽然算不上随便,但也抱过一两个女人。

 

在把她们压在身下的时候,我一只手就能握住的,那纤细的手腕似乎轻轻一捏就会折断在我的手下……但利威尔比她们还要瘦小。

 

不管是办公室还是家里,我平时和他说话的时候都是坐着的,在餐桌上等他做晚饭的时候,甚至都是微微仰视他在开放厨房中忙碌的身影的。

 

只有在走在一起,或者像现在这般的情况下,我才能直观地感受出他和我的差距。

 

……我在说什么呢?这些话也太混乱了,简直和在掩饰什么见不得光的东西一样。

 

他是个孩子。

 

我是个成年人。

 

不久之前不是还发生过类似的事情吗?

 

那件让我在自己的家乡再也呆不下去,不得不来这个消息闭塞的小城市避避风头的事情。

 

这种事情我绝对不要,也不可能让它发生我和利威尔身上。

 

我会把所有苗头都扼杀在摇篮里。

 

利威尔好不容易看着比之前好,可不能再让他陷入学校的风波中。

 

不过希望这是我多心吧,毕竟这里民风这么淳朴,我所遇见的人也多是好人,像之前那样的事,应该不会发生才是。

 

2

利威尔比我先起床。

 

在我揉着眼睛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床上属于利威尔的那半边已经被他整理得像没有人使用过一样平整了。

 

味增的香味伴随着扬物的熟热气味在空气中蔓延,勾引起我这日上三竿才悠然转醒得懒汉来。

 

房间的门是半开着的,在我把被子叠好,推门出去后,就看到利威尔把一堆吃的摆到了餐桌上,一只手拿着饭勺,一只手托着只白碗,手臂上是小袖套,头上扎着他打扫时会用的头巾。

 

其实我一直很想和他吐槽一下这点。不知道他自己有没有意识到,他绑头巾用的是女孩子的方法,正常男生绑头巾的方法应该是要把额头一起遮住的。

 

而且这种全副武装的样子,让他看着就像食堂里派饭的阿姨。

 

“你醒啦。刚炸了蔬菜天妇罗,你试试看。”

 

他给我盛了一碗饭,满怀期奕地看向我。

 

天妇罗这种东西果然是新鲜做的比较好吃。

 

我想起来很少吃蔬菜的天妇罗,因为这种东西对制作者对于火候的掌控要求很高,冷了也容易软。

 

“这是我人生中吃到的过最好吃的天妇罗。”我毫不吝啬地夸奖了他。

 

他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手里玩着饭勺的把柄。

 

“那就多吃点吧……”

 

“你也坐下来一起吃啊。”

 

“唔,好的。”

 

他给自己添了一碗饭,坐到了我的对面。他的嘴巴很小,但吃东西的速度却不慢,我们是一起放下筷子的。

 

我问:“今天有什么计划吗?想一起去什么地方逛逛吗?”

 

“没,本来想打扫卫生的……这里也没什么地方好逛的。”

 

“那一起去超市怎么样?”

 

“可以的,等我把碗洗完……就一起去吧。”

 

他快速收拾起碗筷,一股脑将它们叠在了洗碗池里,哗啦啦从水龙头流下的水溅了他一手。

 

“没事,今天放假,我们还有很多时间。”

 

“嗯,我们还有很多时间。”

 

透过碗筷碰撞发出的清脆声音,他的声音显得那么微弱不可闻。

 

就像他在山的那头,我在海的这头,遥遥不可相见。

 

TBC


突然想重温一下深流大大的《琉璃夜》,结果发现下架了好久了……就感触挺多的,我甚至连男主名字都不记得了,但还记得深流去的那一天,看到新闻我人都懵了,本来想攒一攒一下子看,后来又不敢点开,然后渐渐忘却


不过有一说一,师无一真的帅,他和男主的cp真好磕,还有里面的一个绿茶妹真的是每次出场,评论都在问她什么时候死啊,最后仰卧起坐般真死了,真的是大快人心,还有女主好可爱啊(虽然有时候也挺吓人),稀饭红衣小鬼鬼,她妈妈也好刚!